<sup id="pjphv"></sup>
<acronym id="pjphv"></acronym>
<rt id="pjphv"></rt> <acronym id="pjphv"><small id="pjphv"></small></acronym>
<rt id="pjphv"><optgroup id="pjphv"></optgroup></rt>
<acronym id="pjphv"></acronym><sup id="pjphv"></sup><rt id="pjphv"><small id="pjphv"></small></rt>
<var id="pjphv"><video id="pjphv"></video></var>
<cite id="pjphv"></cite><var id="pjphv"></var>
<var id="pjphv"></var>
首頁>檢索頁>當前

?英雄熱土上的教育記憶 | 萬里邊疆教育行

發布時間:2019-09-29 作者:趙彩俠 來源:《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摘 要: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本刊所屬的中國教育報刊社于今年6月初啟動“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萬里邊疆教育行”(以下簡稱“邊疆行”) 大型融媒體報道活動,分9路出發,深入全國9個陸上邊疆省份:遼寧、吉林、黑龍江、內蒙古、甘肅、新疆、西藏、云南、廣西。報道組走進一所所國門學校,與長期扎根邊疆的教師面對面交流,體驗他們在邊疆的生活,感受邊疆教育發展的巨大成就。 本刊特邀報道組成員,傾情講述他們的邊疆行故事。有別于傳統報道的宏大敘事,這是真心與真情浸潤的行走體驗。于行走間,記者們的思想與心靈也因為走近、貼近、親近,而得到了凈化與升華。透過記者們的筆觸,我們仿佛身處一幅祖國邊疆教育的偉大畫卷,也由衷地接受了一次愛國主義教育的洗禮。

中朝兩國是一衣帶水的鄰邦。這句話我從前只在教科書、媒體及國家領導人的發言中看到或聽到過,但從未親身感知過。恰逢此次“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 萬里邊疆教育行”大型融媒體報道的安排,我們終于有機會來到中朝邊境——丹東。

丹東因60多年前的抗美援朝戰爭而聞名。當時,中國人民志愿軍浩浩蕩蕩地跨過鴨綠江,奔赴朝鮮戰場,眾多英雄的忠魂留在了異國的土地上。那場戰爭,成了這座城市的歷史名片。

此次,我們溯著鴨綠江,一路探訪這片英雄熱土上的教育記憶。

那里的五星紅旗格外多

丹東之行的第四天,早上七點鐘,我們驅車前往離丹東市區約150公里的寬甸滿族自治縣雙山子學校。那里有我們此行要拍攝的一位扎根在深山30多年的鄉村教師。

在去往學校的路上,我們被眼前所見深深感動。車子離開丹東市區,高樓漸遠,平房多了起來。走著走著,我們發現了一件很神奇的事,目之所及,數不清的五星紅旗從房頂上探出腦袋。那一片片奪目的紅,讓人感動得幾乎想要流淚。我們問同行的丹東市教育局的同志,那些掛國旗的都是什么地方,得到的答案更是讓淚水忍不住奪眶而出:有些是村小,有些是幼兒園,更多的是普通人家。

“他們為什么都掛國旗呢?”我們問了一個很幼稚的問題?!皭蹏??!蓖械娜嘶卮?。

P40.jpg

中國教育報刊社“邊疆行”遼寧報道組合影。趙彩俠 供圖

是啊,愛國需要什么理由呢?尤其是在邊境這樣一個地方。

兩個國家,在地緣上幾乎是“雞犬之聲相聞”,可在其他方面,卻又處在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這樣的差別所激發的人們的愛國情緒,若不是雙腳親自踏上那片土地,很難切身體會到。那一刻,我們為自己腳下這片安寧、溫暖、富庶的土地,備感驕傲。

那里沐浴著英雄之光

鴨綠江、抗美援朝,僅這兩個名詞,就讓一段歷史呼之欲出。也正是這兩個名詞,使丹東這座城市,有了厚重的歷史。

我們這次丹東行的其中一站——毛岸英學校,就與這段歷史直接相關。

學校是為紀念毛岸英的英雄事跡而建的。學校所在地,就是毛岸英最后在祖國留下足跡的地方。為了紀念那段歷史、銘記英雄的事跡,學校還建起了規模宏大的毛岸英紀念館。出了校門,隔條馬路,便是碧波萬頃的鴨綠江,對岸,朝鮮的土地清晰可見。

對于大多數人來說,毛岸英的名字,甚至整個抗美援朝,或許只是歷史書中的一段文字,一個事實。每當提及的時候,我們的內心會有那么一剎

那的觸動,熱血會有瞬間的沸騰。

但在毛岸英學校,每個學生時刻沐浴在英雄的榮光里,身上帶著英雄的印記。這樣的愛國主義教育,深入骨髓,不摻任何水分。

那里活躍著一群見證邊疆教育巨變的人

為了解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丹東教育發展的樣貌,丹東市教育局專門為我們組織了一批已經退休的當地教育工作者進行座談。

他們是新中國成立以后,丹東教育發展的親歷者與主力軍。泥濘的土操場、破舊的教學場所與設備,是他們那個年代學校的“標配”??杉幢闶窃谀菢拥沫h境里,他們還是投入了十二分的熱情,把學生教好,把工作做好,做卓越。

今年73歲的王永華,曾是丹東四中的語文老師,當過28年的班主任。提及往夕,她還清晰地記得,最初學校條件差,連操場也沒有,每次開運動會,都要把學生集體用卡車拉到另一所學校,開完后再拉回來。

今年79歲的包樹青,曾是原丹東市實驗小學的校長,她在高中、初中、小學都工作過許多年,也與“危房”相伴過多年。

這些老同志都在自己的崗位上干出了有目共睹的成績。王永華是全國優秀教師、遼寧省特級教師。包樹青是遼寧省特級教師、全國巾幗標兵。

最讓他們感慨的,并不是自己從教歲月的艱苦與輝煌,而是邊疆教育的巨變。他們所有人,都親眼見證了自己曾經所在的學?!芭f貌換新顏”,親眼見證了,丹東在今天更高水平的教育中煥發出新的生機。

與這些神采奕奕、激情不減的老教育人對談,我們仿佛接受了一次靈魂的洗禮。時代流變,但或許正是因為這一代代不改初心的教育人,努力在前面拼命地打“地基”,才有了新時代邊疆教育這座“高樓大廈”。

(作者系中國教育報記者)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ksytb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漯河| 义乌| 孝感| 兴化| 南通| 张北| 启东| 镇江| 三河| 雅安| 和田| 章丘| 山西太原| 绵阳| 安吉| 龙岩| 普洱| 德清| 定西| 宜昌| 大连| 长垣| 桂林| 玉环| 顺德| 鹤岗| 运城| 鹤岗| 简阳| 枣阳| 吉林长春| 韶关| 山东青岛| 义乌| 邵阳| 沭阳| 河源| 石狮| 临沂| 铁岭| 山东青岛| 福建福州| 孝感| 咸宁| 海丰| 琼海| 盐城| 广汉| 潍坊| 偃师| 淮南| 扬州| 淮安| 吉林| 肇庆| 安顺| 招远| 深圳| 汉川| 昌都| 乐平| 大理| 黔东南| 嘉峪关| 内江| 湘西| 丽江| 湖州| 绍兴| 大庆| 淮安| 陵水| 宁波| 朔州| 信阳| 乌兰察布| 湖北武汉| 邢台| 澳门澳门| 阳春| 邵阳| 河北石家庄| 常州| 吴忠| 青州| 任丘| 衡阳| 舟山| 江门| 河源| 吉安| 阳春| 张掖| 三亚| 陵水| 南京| 广汉| 衡阳| 商丘| 高密| 宁夏银川| 泰兴| 五指山| 安岳| 台南| 丽水| 洛阳| 长葛| 固原| 铜陵| 义乌| 东营| 晋城| 岳阳| 青州| 溧阳| 新沂| 文山| 庆阳| 扬州| 吉林| 丹东| 贺州| 惠州| 涿州| 泰安| 姜堰| 库尔勒| 延边| 仁怀| 莆田| 琼中| 泗阳| 泰州| 甘肃兰州| 黔西南| 中卫| 安庆| 南充| 潮州| 淮北| 鞍山| 泰州| 石狮| 沧州| 晋中| 内江| 塔城| 惠东| 宿迁| 通辽| 保亭| 泗阳| 陇南| 黄冈| 河南郑州| 平凉| 池州| 杞县| 大庆| 泰兴| 曲靖| 驻马店| 襄阳| 醴陵| 澄迈| 曲靖| 溧阳| 醴陵| 陕西西安| 防城港| 双鸭山| 牡丹江| 长兴| 黄石| 池州| 黔南| 桐城| 海南| 巴中| 淄博| 武夷山| 文昌| 章丘| 贵州贵阳| 乐清| 果洛| 萍乡| 许昌| 启东| 库尔勒| 平凉| 滁州| 和田| 改则| 馆陶| 莒县| 西藏拉萨| 清徐| 阿勒泰| 林芝| 雄安新区| 益阳| 阜新| 济南| 阳泉| 阿拉尔| 安岳| 黄山| 海门| 昆山| 保亭| 滕州| 聊城| 宿州| 如东| 靖江| 张家口| 枣阳| 湘潭| 汕尾| 临汾| 广汉| 晋江| 台北| 四川成都| 徐州| 临沧| 正定| 云浮| 温州| 郴州| 新乡| 岳阳| 金坛| 宁波| 枣阳| 阜阳| 南京| 日喀则| 延边| 宣城| 娄底| 广西南宁| 保定| 浙江杭州| 三沙| 台北| 宿迁| 曲靖| 来宾| 厦门| 玉林| 新沂| 双鸭山| 大丰| 黔南| 安庆| 揭阳| 永州| 湘潭| 营口| 辽宁沈阳| 蚌埠| 甘南| 东莞| 衢州| 中山| 吴忠| 三河| 常德| 大同| 朔州| 嘉善| 石嘴山| 禹州| 驻马店| 嘉善| 乌兰察布| 连云港| 仁怀| 南充| 乳山| 朔州| 咸宁| 遂宁| 桐城| 台山| 衡水| 枣阳| 辽宁沈阳| 德清| 萍乡| 三门峡| 大同| 潍坊| 清远| 淮南| 金坛| 广西南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