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pjphv"></sup>
<acronym id="pjphv"></acronym>
<rt id="pjphv"></rt> <acronym id="pjphv"><small id="pjphv"></small></acronym>
<rt id="pjphv"><optgroup id="pjphv"></optgroup></rt>
<acronym id="pjphv"></acronym><sup id="pjphv"></sup><rt id="pjphv"><small id="pjphv"></small></rt>
<var id="pjphv"><video id="pjphv"></video></var>
<cite id="pjphv"></cite><var id="pjphv"></var>
<var id="pjphv"></var>
首頁>檢索頁>當前

每周推薦

說知性

發布時間:2019-10-15 作者:王元化 來源:中國教師報

隨看隨想

著名學者和思想家王元化(1920—2008),著述宏富,廣涉中外古今。在思想、歷史、文化、文學、藝術諸領域,都富有創見。

    這里,選刊《論知性的分析方法》一文(節選;題,小編擬),以一窺王元化先生的學術。文章論述“介于感性與理性之間”的知性。這一觀點,于認識論有獨創之功,是應該載入思想史的灼見。

    所論乃哲學問題,語匯、行文,自然質勝于文。這可能是對我們閱讀習慣的一個挑戰。不過,值得。

    第三自然段“從賀譯”中的賀,是賀麟先生(1902—1992)。(任余)

我們習慣把認識分為兩類:一類是感性的,另一類是理性的;并且斷言前者是對于事物的片面的、現象的和外在關系的認識,而后者則是對于事物的全面的、本質的和內在聯系的認識。這樣的劃分雖然基本正確,但也容易作出簡單化的理解。因為它不能說明在理性認識中也可能產生片面化的缺陷。例如知性在認識上的性能就是如此。

康德曾經把認識劃分為感性—知性—理性三種。后來黑格爾也沿用了這一說法,可是他卻賦予這三個概念以不同的涵義。黑格爾關于知性的闡述,至今仍具有現實意義,對我們頗有啟發。筆者將要在本文中借鑒他的一些觀點。

這里先談談知性的譯名。知性的德文譯名是“Verstand”。我國過去大抵把它譯作悟性。黑格爾《美學》中譯本有時亦譯作理解力?,F從賀譯譯作知性。這一譯名較愜恰,不致引起某種誤解,而且也可以較妥切地表達理智區別作用的特點。

我覺得用感性—知性—理性這三個概念來說明認識的不同性能是更科學的。把知性和理性區別開來很重要。作出這種區別無論在認識論或方法論上,都有助于劃清辯證法和形而上學的界限。根據我的淺見,馬恩也是采用知性的概念,并把知性和理性加以區別。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言》中說:“我如果從人口著手,那么這就是一個混沌的關于整體的表象,經過更切近的規定后,我就會在分析中達到越來越簡單的概念;從表象中的具體達到越來越稀薄的抽象,直到我達到一些最簡單的規定。于是行程又得從那里回過頭來,直到我最后又回到人口,但是這回人口已不是一個混沌的關于整體的表象,而是一個具有許多規定和關系的豐富的整體了?!睆倪@段話看來,馬克思也是運用了感性—知性—理性這三個概念的。如果把馬克思的上述理論概括地表述出來,就是這樣一個公式:從混沌的關于整體的表象開始(感性)——分析的理智所作的一些簡單的規定(知性)——經過許多規定的綜合而達到多樣性的統一(理性),馬克思把這一公式稱為“由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方法,并且指出這種方法“顯然是科學上正確的方法”。按照馬克思的說法,和這種方法相對立的,則是經濟學在初期走過的路程,例如十七世紀的經濟學家(他們像恩格斯所指出的那些啟蒙學者一樣,把“思維的悟性[知性]作為衡量一切的唯一尺度”),就是從混沌的關于整體的表象開始,通過知性的分析方法把具體的表象加以分解,達到越來越簡單的概念,越來越稀薄的抽象。這也就是說,從感性過渡到知性就止步了。馬克思提出的由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方法,則是要求再從知性過渡到理性,從而克服知性分析方法所形成的片面性和抽象性,而使一些被知性拆散開來的一些簡單規定經過綜合恢復了豐富性和具體性,從而達到多樣性統一。從這一點來看,黑格爾說的一句警句是很正確的,那就是理性涵蓋并包括了知性,而知性卻不能理解理性。

簡括地說,知性有下面幾個特點:一、知性堅執著固定的特性和多種特性間的區別,憑藉理智的區別作用對具體的對象持分離的觀點。它把我們知覺中的多樣的具體內容進行分解,辨析其中種種特性,把那些原來結合在一起的特性拆散開來。二、知性堅執著抽象的普遍性,這種普遍性與特殊性堅硬地對立著。它將具體對象拆散成許多抽象成分,并將它們孤立起來觀察,這樣就使多樣性統一的內容變成簡單的概念、片面的規定、稀薄的抽象。三、知性堅執著形式同一性,對于對立的雙方執非此即彼的觀點,并把它作為最后的范疇。它認為對立的一方有其本身的獨立自在性,或者認為對立統一的某一方面,在其孤立狀態下有其本質性與真實性。

由于知性具有上述的片面性和局限性,當我們用知性的分析方法去分析對象時,就往往陷入錯覺:我們自以為讓對象呈現其本來面目,并沒有增減改變任何成分,但是卻將對象的具體內容轉變為抽象的、孤立的、僵死的了。

不過,知性在一定限度的范圍之內也有其一定的功用,成為認識歷程中的一個不可缺少的環節。我們不應抹煞它在從感性過渡到理性的過程中的應有地位和作用。知性的作用可以借用黑格爾的一句話來說明:“沒有理智便不會有堅定性和確定性?!?/P>

……

誠然,知性不能認識到世界的總體,不懂得一切事物都在流動,都在不斷地變化,不斷地產生和消亡。但是當我們要去認識構成總體的細節,就不得不憑藉知性的區別作用,把它們從自然的或歷史的整體中抽出來,從它們的特性以及它們的特殊原因與結果等等方面來逐個地加以研究。

(選自王元化《九十年代反思錄》,上海書店出版社2019年7月第1版)

《中國教師報》2019年10月16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ksytb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南京| 开封| 萍乡| 绥化| 武安| 恩施| 朔州| 垦利| 鄢陵| 黑河| 高雄| 乳山| 广西南宁| 湘潭| 开封| 金昌| 五指山| 吉林| 聊城| 建湖| 迪庆| 三亚| 巴音郭楞| 吐鲁番| 山西太原| 五指山| 大连| 如皋| 图木舒克| 东台| 巴音郭楞| 燕郊| 辽源| 临汾| 承德| 湘潭| 禹州| 宜春| 景德镇| 平顶山| 江苏苏州| 广元| 淮北| 烟台| 眉山| 宁国| 海北| 雄安新区| 湖南长沙| 馆陶| 青海西宁| 大兴安岭| 济南| 遂宁| 安顺| 芜湖| 阜阳| 肥城| 宿州| 阿拉善盟| 廊坊| 淮安| 东营| 自贡| 许昌| 图木舒克| 甘孜| 邵阳| 汕尾| 迁安市| 三明| 青海西宁| 固原| 邹城| 东台| 延边| 吉林| 惠州| 包头| 鹤岗| 招远| 衡水| 绍兴| 七台河| 韶关| 丹东| 丽江| 邵阳| 玉环| 吐鲁番| 哈密| 五家渠| 溧阳| 台北| 鄂尔多斯| 清徐| 汝州| 珠海| 庆阳| 黔南| 酒泉| 文山| 天长| 茂名| 桐乡| 临沂| 日照| 高雄| 果洛| 招远| 桐乡| 三亚| 阿里| 潍坊| 兴安盟| 克拉玛依| 朔州| 三河| 潍坊| 莆田| 东营| 章丘| 广安| 保定| 鄂州| 濮阳| 鹤岗| 邵阳| 保亭| 吴忠| 辽源| 郴州| 武夷山| 商丘| 日喀则| 淮南| 雅安| 辽宁沈阳| 海东| 海宁| 张家界| 湖南长沙| 台南| 德阳| 宜宾| 大连| 香港香港| 保亭| 玉林| 济南| 保亭| 惠东| 鄂尔多斯| 永州| 陇南| 六安| 洛阳| 东海| 本溪| 鸡西| 西双版纳| 济南| 如东| 曲靖| 十堰| 新泰| 保亭| 陕西西安| 广饶| 萍乡| 涿州| 菏泽| 昌吉| 仁怀| 文山| 恩施| 和县| 博尔塔拉| 潮州| 白山| 章丘| 天长| 诸城| 宜宾| 宜都| 三河| 玉环| 马鞍山| 韶关| 克拉玛依| 枣庄| 白沙| 河源| 宝鸡| 灌南| 柳州| 抚州| 慈溪| 神农架| 云南昆明| 张家界| 威海| 喀什| 南京| 正定| 泸州| 和田| 兴安盟| 大庆| 基隆| 青海西宁| 安岳| 盘锦| 常德| 五家渠| 随州| 湖南长沙| 平凉| 万宁| 陵水| 临汾| 德清| 杞县| 和田| 石嘴山| 绵阳| 孝感| 迪庆| 德州| 金华| 大兴安岭| 咸宁| 滁州| 黔南| 咸宁| 陕西西安| 柳州| 荆门| 金昌| 云南昆明| 洛阳| 南通| 克孜勒苏| 常州| 和田| 北海| 济南| 如东| 崇左| 漯河| 仁怀| 文山| 库尔勒| 宿州| 巢湖| 邢台| 泰兴| 韶关| 湖南长沙| 沛县| 贵州贵阳| 德宏| 宿迁| 日土| 汉川| 抚顺| 云浮| 神农架| 果洛| 锡林郭勒| 沛县| 青海西宁| 商丘| 宁德| 长治| 临猗| 晋江| 阜阳| 乐山| 通化| 新沂| 海丰| 漳州| 蓬莱| 和田| 伊犁| 赣州| 百色| 金昌| 湘西| 宝应县| 宜宾| 燕郊| 启东| 鹤壁| 临汾| 抚顺| 三亚| 吕梁| 辽源|